正在看:嚣张宝宝:撒旦总裁小逃妻

NO13帮你灭火

    “面具男?”神智有些涣散,她仰头望着他,本能地抬手抓住他衬衫一角,低声喃呢,“……救我。”

    目光在她的狐狸面具上流连了片刻,祁牧焱抬眼冷冷看向对面几人:“东联帮的人?想砸场子你们也得挑对地方!”

    他穿着黑色衬衫,领口向下的三颗纽扣敞开着,锁骨处隐隐露出深色吻痕,显然是刚从情欲中抽身而出,一身的感仍未散尽。身形笔直修长,如君临天下的王者冷傲地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“殿、殿下……”男人的压迫感太重,对上他冷寒如幽潭的眼眸,贾靖刚顿时冷汗涔涔,“这只是个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呵,误会?”明明是在笑,祁牧焱的唇角却沉了三分,单手抱着怀里的人缓缓走到瑟瑟发抖的人面前,他倏然抬起另一只手出其不意地扣住他的咽喉,“洪启安见了我都要鞠躬行礼,你倒有能耐在这儿闹事,是不将我放在眼里还是想挑战我的忍耐力?”

    “殿、殿下,我……”贾靖刚差点儿被掐背过气去,想他今天的地位除了靠亲舅洪启安,也是在道上爬滚打混出来的,眼下竟然被这个男人轻易制住!难怪洪爷多次警告他,遇到这位天地盟的殿下必须要退避三舍。

    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,他对敢与男人对视,只觉得有股骇意直窜上心尖,然后赶紧颤着声求饶,“我再也不敢了!殿下饶命,饶命啊!”

    “不给你长长记,难保下次再犯。”手中力道不减,祁牧焱依然在笑,笑意却半分没有进眼底。

    洪启安纵容自己手下如此在他的地盘放肆,当真是活腻了!

    眼神一黯,在场所有人只听到一声骨骼脱节的声响,贾靖刚那张被憋成猪肝色的脸,瞬间刷白,连嗷叫声都变了音调:“啊——殿下、饶命啊!我、保证不会再有下次,求您、饶命哪!”

    这个男人居然卸了他的一只胳膊!因为疼痛,他脸上的冷汗簌簌地往下滴,可是他却连大气也不敢喘,战战兢兢地望着这个将他命牢握在手中的男人。

    祁焱牧面无表情地松开手指,甩开他。然后掀动薄唇,威胁的口吻丝丝入扣:“今天只是小惩大戒,滚吧!”

    “是,是!”他的几个手下早就惊恐得瞪大了眼睛,听到这话忙架着只剩半条命的贾靖刚飞快地离去。

    怀里的小女生已经热到无法忍受,她不安分地扭动着身体,用力扯开自己衣领。

    祁牧焱瞥了她一眼,打横将她抱起来,走回包厢。

    “殿下~~~~~”沙发上未着寸缕的艳丽女人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