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看:嚣张宝宝:撒旦总裁小逃妻

NO10扛上眼镜大叔

    韩思艺桀骜地抬高下巴,用力瞪了回去:“就算我的伤不是你划的,可你刚才撞我的那一下也很痛啊!作为一个有风度的男人,你送我回去也是应该吧。”

    眉梢一挑,他不冷不热地开口:“我可不记得我什么时候说过自己有风度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女孩一听,用力跺了下脚,咬牙切齿地冲他挥了挥拳头,“最好别逼我用武力解决问题!”

    看着她气得通红的小脸,黑框眼镜后面那双凤目终于漾起丝丝波澜,他终于想起昨晚救自己的那个小女生,以及那个心血来潮的吻。她今天穿着件休闲运动服,拉链敞开露出里面黄色海绵宝宝的恤衫。女孩弯弯的柳眉下,那双晶亮的大眼很清澈纯净带着旺盛的穿透力,一张粉嫩的樱桃小嘴因气愤而微微嘟着,不经意间透出自然而然的娇媚。祁牧焱微微眯起眸子,心下计较着不知道吻下去,是不是比昨天的味道更好?

    祁牧焱唇边缓缓勾起一个弧度:“女孩子这么凶,小心以后没人要。”

    身侧的手紧抓成拳,她忿忿地咬牙切齿道:“关、你、p、事!”

    粉润柔嫩的小嘴一张一合,这个小丫头连生气的模样都这么可爱。

    他双手抱静静看着她,黑瞳越发幽深,如同夜色中的轻雾。默了片刻,他终于按捺不住,忽然从她的头顶俯下身来,在她愤然抬头的那一刻,薄凉的双唇正好吻住她微张的小嘴,同时略带惩罚地轻咬了下她的唇瓣。

    男人特有的清洌气息瞬间将她困住,如一张无形的网将她笼罩,压得她有些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心尖猛地一颤,韩思艺睁圆双眼,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!你这个戴眼镜的死变态!敢夺走我的初吻!”她尖叫着一把推开他,连着倒退好几步,同时抬起手背使劲擦着嘴巴,好像上面沾了多脏的东西似的。

    她还没有跟天磊哥表白,却被一个老男人占了便宜,这简直是奇耻大辱!

    韩思艺越想越觉得怄气,越想越觉得火大,正当她凶神恶煞准备发作的时候,一阵刺耳的刹车声由远及近,两束强烈的车灯突兀地朝他们那边过去,随即一辆银色世爵c8跑车平稳地停在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车窗被摇开,驾驶座上的陆衍恒看着路边这对拉扯不休的男女,挑起长眉:“牧焱,这是神马情况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他抬臂看了下腕表,说得极其轻巧,“两分钟,等我料理掉这个无理取闹的丫头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两分钟?正好让你朋友帮你收尸吧!”韩思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