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看:嚣张宝宝:撒旦总裁小逃妻

NO2他不过是个私生子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放在琉璃茶几上的手机震动起来。

    拿起手机,祁牧焱瞥过来电显示上的号码,按下接听键,言简意赅道:“说!”

    “殿下,他来了。”手机里传来手下恭敬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挂断电话,祁牧焱看向对面的男子,唇边缓缓勾起一抹高深莫测的笑,“衍恒,接下来的戏就要靠你了。”

    陆衍恒拍拍脯,信誓旦旦地保证道:“这种小场景,你就放心吧!我当年要没老爷子阻拦,早进娱乐圈当影帝去了!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祁牧焱迅速从口袋里掏出一副眼镜戴上,厚大的黑框眼镜架在高挺的鼻梁上,瞬间将他沉敛犀利的目光掩盖,整个人看上去普通平庸中带着些许刻板的木讷。

    一切就绪,下一秒,门口便传来了脚步声。

    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抬头,看到门口的人立即从座位上站起来,恭恭敬敬地低头喊了声:“二叔。”

    来者正是祁牧焱的叔叔——祁韬,他长相与祁牧焱有几分相似,身材略微发略,只是他有一双如鹰一般犀利的眼睛。

    祁韬对他点头算是招呼,转脸望向坐在他身后不远处的男子,笑问:“陆医生,牧炎的病怎么样?”

    陆衍恒看了眼祁牧焱,长叹一口气,满脸沉痛地摇摇头:“脑垂体委缩这种疾病通常只会出现在老人身上,牧焱这种情况,我也是第一次碰到。如果不能及时找到治疗的药物,他的身体各项机能都会快速老化,很可能三十岁之前就老死!”

    沉默了须臾后,祁韬的眼里涌起紧张和担忧。他上前几步,激动地握住男子的手道:“陆医生,我们祁氏还需要牧焱,他今年才二十五,还很年轻,无论如何请你一定要治好他!花多大的代价都不是问题!”

    陆衍恒皱起俊眉,万般艰难地点了点头:“祁伯伯,我会尽力而为。”

    “牧焱,你也不要太担心,只要有二叔在,总会想到办法的。”安慰了几句,祁韬走回沙发前坐下,将手中的文件递向对面,这才说到正事,“这是下个星期公司竞标要用的合约,你签个字吧。”

    眼中冷意滑过,祁牧焱抬脸的时候,唇边已经带了掩饰完美的笑意。他接过文件,修长的指握着笔干脆地签完名,又恭恭敬敬地将文件递还给他:“二叔,我身体不好,公司的事恐怕您要多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公司是你爸留下的心血,身为祁家一份子再费心也是应该的。”祁韬将文件收好,以长辈的口吻道,“牧焱啊,有时间就找个女朋友